<Kill me heal me>是一部不看會遺憾的電視劇,所以雖然遲了很多還是要寫一篇劇評(池晟的新作<被告人>都已經播完了)。在此之前,池晟於我的印象只停留在<最後的舞請與我一起>中的高富帥姜賢宇和李寶英的男朋友(現在是老公啦)。最初看到這個有點奇怪的劇名時,總是提不起興趣。但那時還身處韓國某考試院的我,某天悶得發慌又沒約,就抱著一看無害的心情打開了第一集。誰料。。。我徹底淪陷了!!!在一口氣追了四集之後,從此死守直播,尋回了追劇的熱情與煎熬。暫時來說,這是我最最最喜愛的韓劇,沒有之一(好啦,其實還有<快刀洪吉童>也很喜歡,但這次已到了要買導演版來收藏的程度,真的貴到想哭,但可惜還是買不到送劇本的限量版ㅠㅠ)。

說回電視劇本身,選角是成功的第一步。聽說一開始不是找池晟來演的,在經歷了演員辭演風波後,劇本輾轉落入池晟手裡。正當大家都不抱期望,池晟卻交出了一百二十分的成績。背後付出了多少努力不得而知,但卻讓我真真正正感受到他早已不再是當年那個青澀的姜賢宇,而是一個演甚麼像甚麼的老戲骨了。其實以前他的演技也不差,但現在就是多了一份游刃有餘的感覺。這次的成功,充分體現出機會真的是留給有準備的人沒錯。他的自信與實力,與黃靜茵不刻意搶風頭而且有默契的表現,絕對是天作之合。

「二零一五年一月七日晚上十時正,我為你著迷的時間。」
就是這一幕,這一句台詞,讓我正式墮進了深坑

這其實是一個很複雜的故事,不但男主角的人物設定很複雜,角色與角色之間的關係也很複雜,害得我一開始也誤會了編劇打算用同父異母兄妹這樣的爛梗來破壞整部劇,但幸好編劇清楚這是一部良心劇而不是狗血八點檔。我盡量簡單介紹一下故事背景(已知劇情的可無視下段):

故事發生在勝進集團,車俊檦和閔恕妍曾經是夫妻,離婚後車俊檦離家出走,和另一個女人生了男主角;閔恕妍則在美國另嫁他人生了女主角,但沒多久丈夫便過世了。勝進會長欣賞閔恕妍的能力,讓剛喪夫的她回去幫忙打理生意,還讓她的女兒入籍勝進家。後來會長和閔恕妍因車禍離世後,車俊檦帶著妻兒回家,將對前妻的恨意轉嫁到她女兒身上。他把小女孩關在地下室,每當兒子達不到他的期望,便拿她出氣。男主對女主心存愧疚,但始終無法阻止父親。男主由於過分自責而分裂出暴力人格申世奇,在地下室門口放火,導致車俊檦受傷昏迷不醒,閔恕妍的好友亦趁機救走了女主。意外後,男女主失去了記憶各自長大成人。男主因兒時心理創傷加上家族壓力而患上多重人格障礙症;女主則在一個充滿愛的家庭中健康成長,成為了一名精神科醫生。

池晟一人分飾七個人格,而且轉換自如,每個人格都有其個人魅力又絲毫不重複,真的不是每一個演員都能駕馭的。車道賢的溫柔,申世奇的霸氣,約瑟的絕望,約娜的跳脫,Perry Pak的豁達,在池晟的演繹下,即使不刻意轉換服飾和妝容也能輕易辨別。

主人格車導賢是個矛盾的人,他既懦弱也堅強。他的懦弱在於想要避開不愉快的回憶,從而分裂出多個人格來減輕自己的痛苦;而他的堅強卻在於即使不同的人格反覆出現搞亂他的生活,他也默默地為他們收拾爛攤子,想要等一切定下來以後好好治病。他是最典型的男主角人設,善良得令人心疼,是個等待被女主角拯救的純情高富帥。

第二人格申世奇卻是個極端相反的存在:率直、任性、隨心所欲得像個孩子。簡單來說,他就是把所有車導賢不敢或不想表露的情感全部表露無遺。一開始我以為這兩個角色是以造型來區分的,但申世奇無論在聲音或眼神都和車導賢有著明顯的差異。後來有幾幕他甚至用車導賢的造型來演繹申世奇,或是以申世奇的造型來演繹車導賢,讓我第一次對著電視拍手叫好(絕對沒有誇張=v=)

第三個人格Parry Pak是最貼近池晟真實年齡的角色。最初登場的時候讓我看得目瞪口呆。畢竟由穿西裝、打領帶的高富帥,搖身一變成中間分界、說著一口方言,還嘮叨不斷的大叔,這麼大的反差實在需要一點時間去接受。如果不是有這個人格,我也忘了原來池晟那時候也是快奔四的大叔了。但不管怎樣他還是很帥的oppa,就像以下即將提到的另一個人格安約娜說:「長得帥的都是oppa!!!」

安約娜是車道賢的第四個人格。她是個大情大性,不拘小節,滿腦子都是花美男oppa的高中女生。池晟雖然沒有陰柔的外表,卻用細膩的身體語言成功演繹了一個非常女生的女生。我覺得他對女生獨有的小動作拿捏得非常好,不管是在車裡身體向後一靠叫著肚子餓的她,還是與利珍當街扯著頭髮打架的她,還是看到俐溫oppa前一秒還在撥弄著耳邊頭髮故作害羞,下一秒便毫不矜持飛身索吻的她,還是最後一幕扭著身跺著腳不願離去的她,都讓人覺得即使他外表不像女的,卻像被一個女的上了身一樣。

而與約娜相反的第五個人格,就是她的孿生哥哥安約瑟。一開始約瑟的眼神是絕望的,彷彿世界上再沒有他感興趣的事情。車導賢的主診醫生為他取了一個別名:自殺志願者。如果說約娜是求生的希望,那麼約瑟便是求死的絕望。約瑟的存在,反映車導賢心中隱藏著厭世的想法。後來約瑟在俐珍的開解下,漸漸放棄了求死的念頭,也愛上了這個溫暖的大姐姐(對約瑟來說是姐姐啦XD)。在俐珍面前的約瑟,真的變成了一個情竇初開的少年,沒有絲毫出戲的感覺。

然後登場的是第六個人格Nana。她的戲份不多,大部分都是用暗示的方法來說明她的存在。Nana代表的是小時候的俐珍,一個小女孩的確沒甚麼可發揮的空間。躲在大熊寶寶後,天真無害地看著俐珍的那一場戲,池晟也算是交足了功課。

最後是神秘的Mr. X,他代表的是俐珍的爸爸,一個想要看到女兒幸福的人格。他只在最後一集出現了一次,用來交代俐珍的幸福就是治癒車導賢最好的良藥。

表面看來,這只是一部人物設定比較複雜的浪漫偶像劇,內容發展不外乎是男主角因為女主角的愛與關懷而漸漸克服心理障礙,最後幸福快樂在一起。但其實這是一部以偶像劇做包裝的人生教材,編劇無論在人物設定,還是劇情鋪墊,以至台詞方面都很用心,再加上演員們深厚的表演功力,使得在治癒車導賢的過程中,觀眾的心也得到了很好的治療和慰藉。

車導賢因為自己的病而自卑,既害怕受傷,也害怕傷害到別人,所以一直與人保持距離,直到俐珍的出現才開始敞開心扉。幸好俐珍是一名精神科醫生,在經過幾次接觸後,她很快便意識到車導賢的病。出於醫生對病人的關心,她本能地向他伸出援手。車導賢原本貫徹不與人深交的原則,但因為害怕其他人格會愈來愈強大,所以提出讓俐珍擔任秘密主診醫生的提議。但俐珍的前輩,亦即是車導賢的主診醫生卻不贊成,更提出讓她到外國修學的建議,以免車導賢捉摸不定的人格會傷害俐珍。俐珍幾經考慮後決定選擇到外國研修,所以打電話跟車導賢告別,沒料到接電話的卻是安約瑟。

約瑟和俐珍在天台那場戲很觸動人心,她拉著危站天台的約瑟說:「每個人的心裡都有不同的面貌,有想死的自己,也有想生存的自己;有想放棄的自己,也有想抓著救命稻草的自己。每個人都是在這樣的心理鬥爭下生活的,你這是連鬥爭的勇氣都沒有吧! 」約瑟是所有人格中唯一毫不掩飾軟弱痛苦的,所以與其說他是車導賢求死的訊號,倒不如說他是試圖以死來引起別人關心的求救訊號。否則,他不會給時間俐珍趕去天台找他。他出現後,不是一聲不響地自殺了事,而是準備留下死亡訊息,或者他是在等待那一通不知甚麼時候會來的電話。就像俐珍說的,天台的那一句「kill me, 其實是「heal me的請求。唯有消滅一心尋死的人格,車導賢才能活下去。

車導賢縱然很希望每次被人格奪去時間的時候,有人可以大聲叫他的名字讓他醒過來,但不同的人格已經令俐珍數度受傷,所以他決定讓她離開自己的世界:「我收回讓你擔任秘密主診的建議。你只是不小心把皮球拋進了住著怪物的城堡內,我把皮球還給你,請你離開我的城堡吧!走了便再也不要回來了。收起你的憐憫和好奇心。我不是解除魔法後就會變回帥氣王子的野獸,我只是一隻怪物。」(他說這樣的話到底是想俐珍離開還是留下來呢?誰能忍心拋下這麼可憐又帥氣的人不顧啊?)當然,俐珍也沒有讓我們失望,她不但瞞著家人留下來了,還住進了車導賢家中(簡直是綠燈全開的節奏啊啊啊~

到底是誰留住了俐珍?是想要自殺的約瑟,還是心灰意冷的車導賢?其實這也是車導賢擔心的問題。他害怕俐珍留下來的原因不是因為他,而是因為神秘的申世奇,所以他一直沒有勇氣握緊俐珍向他伸出的手。


後來高中女生人格約娜出現,幸好有俐珍不顧形象跟她當街「廝殺」,才避免他的病情向大眾曝光。約娜是我最喜愛的人格,她雖然常跟俐珍鬥嘴甚至打架(還很喜歡罵髒話),但從來不記恨,還迷上了俐溫oppa,是劇中的歡笑來源。俐珍第一次遇見約娜時,除了手足無措外還是手足無措。俐珍看著一個大男人突然把自己的髮夾搶過來戴,還問自己漂不漂亮,然後二話不說衝下車瘋狂追星,俐珍頓時明白為甚麼車導賢說約娜是最危險的人格了XD。俐珍為了把「她」抓回去,和「她」在大街上互相扯著頭髮打架。車導賢清醒後看到俐珍為應付自己的人格而筋疲力盡的樣子,終於決定對俐珍卸下心防。
 


車導賢第一次對俐珍透露心中感受。他提及他的初戀彩妍,覺得自己眷戀的,其實不是無法開花結果的愛情,而是那時還未知自己患病所以可以盡情去愛的自己。現實中,我們也許都有過類似的感慨吧?以為自己放不下某個人,但其實我們緬懷的,只不過是那個曾經全心全意,毫無保留去愛的自己

喝了酒的車導賢直接透露了心中的疑問與不安,面對沒有自信的他,俐珍給了一個動人的答覆:「你就這麼沒有自信嗎?如果真要說,應該是約瑟讓我決定留下來的。人在難過的時候,一般都會向別人求助的,但約瑟沒有那樣做,他沒有對我說「help me」而是留下了「kill me」的訊息。但我覺得,約瑟要我殺了他其實是希望我救他。還有,在我動搖的時候,是車導賢你抓緊我的,就像是在說拋進了城堡內的皮球絕對不會還給我一樣。那時的你真的很帥氣喔!曾經有人說過,「幫助」並不是由給予的人決定,而是由接受的人決定的。所以當你對我說不會把皮球歸還時,我很高興。啊,原來這個人真的很需要我呢!現在我不會覺得害怕,嗯……是有一點點辛苦,但我希望和你的人格們更親近。我想給予他們安慰,也有話想要跟他們說。我想跟他們說:以後不要再說「kill me」了,而是應該說「heal me」。你們並不會因此而死,而是仍然活在車導賢身體裡。但不再是散落的碎片,而是像砌好的砌圖一樣變成一幅美麗的圖畫,以車導賢的名義成為更帥氣的人。」俐珍是除了安室長以外,第一個不但沒有因為他的病而退避,還願意微笑走近的人。她沒有像其他人一樣帶著異樣的目光,反而希望為他冰冷的世界帶來溫暖,讓他有所依靠。

俐珍與車導賢的感情與日俱增,卻被俐溫偶然發現俐珍隱瞞家人住在車導賢家的秘密。俐溫知道勝進家曾對俐珍的傷害,所以極力反對二人來往。除了因為愛俐珍的私心外,更大的原因是害怕俐珍會想起小時候的不幸經歷。俐溫的說話刺激到車導賢,使得申世奇又再出現,而這次更比以往佔據了更長的時間。我第一次覺得奇怪為甚麼男主角能從一部劇中消失這麼長時間?明明演車導賢和申世奇的都是池晟,我卻竟然覺得申世奇的戲份並不等於男主角的戲份,我是不是也患精神病了。  世奇雖然幼稚又暴力,但從他的一言一行卻又看出他對俐珍的愛。他服從俐珍的所有命令,不是因為沒能力反抗,而是出於在乎。曾聽說最先低頭的不是弱者,只因更在乎,這個道理被申世奇發揮得淋漓盡致。他為了俐珍收起暴力變得克制,更答應顧及車導賢的名譽不為所欲為。面對這樣的申世奇,俐珍怎麼也生氣不起來。俐溫把俐珍抓回家,提醒申世奇勝進家的人沒資格和俐珍在一起。由於申世奇一直知道勝進家對俐珍的虧欠,所以即使憤怒,也沒有阻止俐溫帶著俐珍離開。池晟在這場戲中的表現讓我驚嘆,不禁擔心他拍完以後會不會瘋掉?這也演得太厲害了吧?沒有對白,用眼神來告訴大家他很受傷,他恨自己的無能為力。

之後申世奇跑到俐珍家門前,紅著眼求她跟他回去。「我把勝進集團搶過來送給你好嗎?如果你想,我可以搶過來給你,又或者毀滅它。所以請你不要殺死我,我不想消失。即使只是車導賢的假象也好,只要讓我在你身邊就夠了。」此刻的申世奇像是一個做錯事的小孩子,把自己最珍貴的都送給俐珍,只希望她不要不理他(那時候我很想衝進去給他一個大大的擁抱,當然他可能不想接受XDDD。目中無人如申世奇,竟然願意成為車導賢的假象。到底是多絕望多傷心才會說出那樣的說話?所以俐珍堅持回到申世奇身邊。看著抱膝坐在地上傷心的申世奇,俐珍不禁覺得世奇是從車導賢身上掉下來最痛最需要安慰的碎片。她既希望車導賢快點清醒,也希望能好好擁抱這個受傷的靈魂。申世奇帶著傷痛的記憶保護車導賢,所以她相信如果車導賢逐漸恢復記憶而又敢於面對的話,申世奇就能和車導賢融合。

奶奶得知車導賢患病的消息後不但沒有半點憐惜,反而說他是怪物,叫他立刻回美國不要丟人現眼。車導賢十多年來一個人面對疾病,就是怕家人會擔心難過,卻沒想到親奶奶居然會用盡冷言冷語來傷害他。「會長您有沒有把我當成親孫子過? 哪怕只是一瞬間不把我當作父親的代替品而是親孫子看待?我不會離開的,我會留下來做我應該做的事! 我要找出我的心撕裂至此的原因和失去的記憶。我想知道將碎片放回原位後會是一幅怎麼樣的圖畫。我不是父親的代替品,不是勝進家的看門狗,也不是怪物,我就只是車導賢!」給申世奇長時間佔用身體後回來的車導賢彷彿起了一點點改變,他知道唯有自己變得堅強,才能令人格逐漸消失。俐珍給了他勇氣和力量,讓他知道自己有資格被愛,令他開始懂得反抗和表達自己的不滿。

俐珍和車導賢導逐漸記起小時候的片段。車導賢曾一度認為被虐待的是自己,但後來發現受害者竟然是俐珍;俐珍也開始肯定車導賢痛苦的記憶中有自己的存在,而且自己也和勝進家有著關聯。車導賢的母親查出俐珍就是當年藏於地下室的孩子,便派人把她抓起來。車導賢在救俐珍途中受傷,俐珍因擔心車導賢而忽略了俐溫的關心,使得俐溫按奈不住發火離開,俐珍卻沒有追上去解釋。我很喜歡這一段,不是因為俐珍表現得有多緊張車導賢,而是把兄妹情描寫得很真實。在俐珍眼中,即使沒有血緣,俐溫也永遠是自己的親人,所以她不急於解釋,說抱歉也好像太見外。她知道只要俐溫冷靜過後就不會再生氣,這是她對俐溫的了解和依賴。我們不也是這樣嗎?因為親人是一輩子也割捨不了的關係,所以總是不自覺地忽略了對方感受,不是因為不在乎,而是因為仗著親人會無條件諒解自己的任性。

車導賢醒來後,知道俐珍想要尋找失去的記憶而擔憂不已。他走上天台整理思緒,俐珍卻以為是約瑟再度尋死,所以拼命拉著他說:「想死的話就去死吧,但是等明天才死,如果明天也一樣難過,就後天才死,如果後天也一樣痛苦,就大後天才死也不遲!這樣一天一天活下去,好日子終會來臨的,到時候你就會慶幸當初沒有死!」不但是車導賢,相信觀眾也被這番話打動了。我們都曾軟弱,曾覺得有些障礙跨不過,但現在回頭看不也都成過去了嗎?人生沒有過不去的坎,卻有一念間的生死。挨過了最痛苦的時候,便能雨過天青。如果每個尋死的人都能聽到這番勸導,是不是就能回頭,然後某天發現自己曾經有多傻呢?

俐珍堅持尋找記憶,深思熟慮後的車導賢決定聽從俐溫的建議離開俐珍。分手前,車導賢打算和俐珍留下美好的回憶。然而,俐珍是我看過最聰明的女主角,她明知道這是一場離別旅行,卻用盡全力微笑。「我知道你想跟我說甚麼。你找回了申世奇記得但你忘了的記憶了吧?那段記憶裡面有我嗎?並不是想起來會幸福的記憶,是嗎?所以我在你身邊覺得很痛苦,是嗎?所以現在你要跟我分手嗎?我知道了,甲方要解約,乙方還有甚麼話可說?但是,請你先離開吧。如果你有自信在我面前先轉身,就離開吧。」

這樣的女主角很帥氣,沒有用眼淚挽留,更讓對方先離開。

然而秘密終究掩蓋不住,俐珍還是恢復了記憶。她終於得知車導賢人格分裂的最大原因,是來自於當年看著自己被虐待卻無能為力的內疚和自責。但到底是一份多大的愧疚,才能讓一個人的心撕裂至此?其實車導賢沒有錯,正如俐溫所言,他們兩個都是被害者:「世上所有人都不願意成為加害者或被害者,而會選擇成為相對容易的旁觀者。因為只要閉起眼晴,就不會惹上麻煩。那麼多的旁觀者當中,哪怕有一個人願意睜開眼,就能避免一個人的靈魂被完全破壞。車導賢你並沒有對那女孩冷眼旁觀,而是另一個受害者。」俐珍的痛苦在被救之後就結束了。她在父母和哥哥的愛中成長,因為有著溫暖的家,她的所有選擇都有了退路,疲憊的時候有所依靠。就像當初俐珍對於應否到國外進修一事猶豫不決,俐溫在機場臨別時送了她一雙運動鞋,說:「如果選錯了,覺得辛苦的話就逃回來吧!要帥帥的、優雅的。你的選擇就是最好的選擇!」後來當俐珍因想起童年傷痛而意志消沉的時候,幸好有俐溫把她從痛苦的回憶中拉出來。那一場俐珍躺在草地上對俐溫表達謝意的戲,既溫暖又感動。「你知道我有多感激你嗎?本來你可以獨佔父母的愛,但是感謝你分給了我,感謝你成為我的家人,感謝你成為我可靠的哥哥。我真的很愛你,你知道嗎?」


反觀車導賢卻一直活在痛苦中,身邊除了安室長以外從來舉目無親。車導賢與俐珍分開後已經十分難過,更令車導賢無法承受的是,他現在「車導賢」這個身份原本是屬於俐珍的,甚至自己竟然是害父親躺在醫院裡的主謀。身心俱疲的車導賢因而再次沉睡,由申世奇出來承受悲痛。

申世奇來到俐珍家門前,跟俐珍說著小時候說過的話:

「對不起,我來遲了。走吧!」
「去哪裡?」
「去哪裡都好,我們從可怕的記憶中逃走吧!」
「但我現在沒有錢
「我有,車導賢的Black card。」
「好吧,走吧,去哪裡都好!」

俐珍沒有因為勝進家曾傷害她而避開車導賢,反而希望他能像自己一樣從夢魘中走出來。

俐珍知道車導賢無法放下對她的虧欠,所以在他清醒後再一次用溫暖的說話讓他釋懷:「希望你不要再對我感到抱歉了。雖然我還未完全想起來,但從現有的記憶看來,除了痛苦的記憶,也存在著幸福的記憶。那幸福的記憶中,除了有把我從火海裡救出來的媽媽外,還有每天晚上十點都來找我的你。對於無依無靠、孤獨的我,還有被丟在又黑又冷又可怕的地下室裡的我來說,每天晚上冒著生命危險來找我的你,曾是我的救贖和希望。因為等著你,我才能忍耐和堅持到底。我的心沒有破碎,大概也是因為你。我很抱歉,你的心因為我而破碎,每天也要和人格們孤軍作戰。我明白你為了守住「車導賢」這個名字有多努力,所以我把這個名字送給你吧!如果將來有人問你是誰,我希望你能像從前一樣告訴他你是車導賢。如果我把你喚作Parry Pak,我希望你能生氣地更正我,告訴我你是車導賢。還有,我希望有著這眼神和樣貌的人,是車導賢。」溫暖的說話能把人從懸崖邊拉回來,二人當面把話說開了,心也就變輕了。再加上人格們突然失控般輪流出現,讓他們再度走近。

縱然俐珍懵然不知,車導賢卻把俐溫對俐珍的感情看在眼裡。所以在俐溫把俐珍送回自己身邊的那天,他跟俐溫來了一場男人和男人之間的對話。我常常覺得這種男人之間的對話很帥氣:簡單、直接,無需轉彎抹角。俐溫對車導賢說:「我偶爾會想,如果俐珍當初跟她的生母留在美國生活,不,如果當年勝進家寬容地接受了俐珍,那麼與俐珍成為兄妹的便會是你,而現在與俐珍相愛的人便會是我。」對於留不住或無法擁有的愛,我們都曾幻想,是否只要換個地方、換個方式相遇,結局就會不一樣呢?但殘酷是我們永遠無法知道答案。俐溫到最後也沒有把自己的心意告訴俐珍,選擇繼續當她最可靠的哥哥。如果注定沒有結果,何必說出來讓大家心裡多了芥蒂? 愛一個人,如果對方找到幸福,不給對方負擔、瀟灑成全也是一種禮儀。有時候覺得,如果俐溫對俐珍只有兄妹情該有多好?純粹哥哥對妹妹的關心,沒有心痛的放手成全。他曾說:「造成偶遇,是我第一個失誤;將偶然變成緣分,是我第二個失誤;因為可笑的忠告而將緣分變成命運,是我第三個失誤;而放你離開,是我最後的失誤。」但是兩個人如果命中注定相愛,即使沒有俐溫口中的那些失誤,還是會相遇的。


 

隨著記憶被喚醒,心結被解開,人格們逐一出現與俐珍告別,同時亦代表車導賢逐漸痊癒。

Parry Pak 囑咐他們在只活一次的人生中要常常笑和樂觀正面地生活後,乘著自己夢寐以求的船揚帆出海,追求一直嚮往的自由


一直很想寫詩的約瑟留下了「縱有疾風起,人生不言棄」這般充滿希望的詩句;

俐珍最後不忘送了一份大禮給約娜XD 約娜雖然常與俐珍打鬧,但臨別前她流著淚感激俐珍把她當朋友和妹妹看待;

俐珍告訴Nana,長大後的她過得很幸福,不再是被關在地下室的孩子了。被虐待不是因為她做錯了甚麼或是不值得被愛,而是施虐者的錯;

而最後才出現的Mr. X,知道俐珍過得幸福後,便帶著Nana離開。臨行前也不忘勸導車導賢:「恐懼的大小是根據你的想像而來的,恐懼感是自己製造出來的,是想像力的產物。現在該怎麼做呢?不要把想像力浪費在已經確定的過去,想像力是為了未來而存在的。

最後離開的,是申世奇。他在父親醒來後求俐珍原諒時及時趕到,差點沒把剛醒來的父親再弄得昏睡多二十年... 面對車俊檦的悔過,俐珍說:「請不要勉強我們原諒你。如果有天我原諒你或是嘗試努力理解你,那都不是因為你,而是因為你兒子。因為他代替你一輩子對我愧疚、求我原諒、保護我。所以,請你繼續等吧!」然後跟著世奇逃離了現場。

二人站在夕陽下,陷入離別在即的傷感中。雖然世奇知道自己永遠也得不到俐珍的愛,但總算得嘗所願在夕陽下吻別了俐珍。

到最後,申世奇終於承認,自己其實就是車導賢。所有碎片終於回到了適當的位置,拼湊出一個完整的車導賢。

「你仍然活在我身體裡面,只是時間和身體是我的,當我呼喚你的時候幫我吧!」
「不要!你自己解決。除非你把時間和身體都給我。車導賢,記住,如果你再次害怕這個世界或是變得軟弱,我會再回來的,所以你最好好好生活。」
「再見了。」
「好好生活吧!」
「你就是我。」
「我...當然就是你。」

最後奶奶終於接受了車導賢,但痊癒後的他並不急於繼承家業,反而留在俐珍家開的餐廳幫忙,把公司事務交託給安室長,樂得清閒。相信所有人都和俐珍一樣,為尋回安寧的車導賢感到高興(但不知情的俐珍父母顯然非常擔心車導賢這個準女婿是個無業遊民XD)。

所有人心裡都有一個黑暗的地下室,如果逃避和旁觀,只會令黑暗漫延,我們必須拿出勇氣下去開燈。如果一個人感到害怕的話,牽著某人的手就好了。有你和我在一起,我不再害怕。」在溫馨和諧的氛圍下,車導賢為俐珍戴上戒指,二人躺在陽光下牽著手,享受難得的平靜。看著這樣的的車導賢,真想拍拍他的肩膀,對他說:「辛苦了!好好休息吧!」

很感激在韓國一個人生活的那段日子裡,遇到了如此治癒的劇集。這是一部完成度很高作品,雖然是邊拍邊播,但卻沒有虎頭蛇尾,前後呼應也做得很好。要交代的情節、要傳遞的訊息統統恰如其分地表達出來了。好的編導創造了無數震撼人心的名場面、名台詞;好的演員演活了一開始不被看好的角色,獲得了比預期熱烈的掌聲。我們也許沒有車導賢般戲劇化的經歷,但內心也有懷抱著自由夢想的Parry Pak,有想放任自己肆意妄為的申世奇,有感到絕望的約瑟,也有充滿希望的約娜。我們都需要被諒解、被治癒,成就更帥氣的自己。令人笑中有淚的作品不難找,但同時能讓人反思人生的卻不多,這是一部讓曾經想過放棄的人能得到救贖的作品。放棄容易,面對卻需要勇氣!你找到那個可以牽手一起走進地下室的人了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AZY蚊 的頭像
LAZY蚊

Lazy蚊的胡言亂語

LAZY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