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04集第05-08集|第09-12集|第13-16集第17-20集OST

李懌選擇不再站在暗處,回到皇宮跟皇兄來一場明刀明槍的對決。他們明明對對方的秘密心照不宣,但又在人前上演兄友弟恭的戲碼,二人各懷鬼胎的眼神,虛偽的笑容和對答真的很有戲。但也很想吐糟一下,為甚麼大家明明知道皇宮的隔音這麼差,也知道皇帝會隨時跑來偷聽,還是堅持要在房裡討論大事呢?

另一邊廂,彩景終於得知父母一直不想她來帝都生活的原因。因為一個巫女曾預言她會給皇室帶來不幸,所以父母親一直反對她和李懌來往。彩景細想以前李懌就是因為她而遭遇不幸,所以她開始迴避李懌。雖然彩景一直把李懌往外推,但我覺得這一段你追的逐卻是這幾集裡面唯一的甜蜜。要說女人心機重,我想說李懌也不是省油的燈(偷笑~)彩景對李懌不聞不問,他說甚麼也裝出一副不在乎的樣子,李懌只好使出絕招。他知道彩景一直對當年害他受苦一事耿耿於懷,便告訴她自己那時候受傷的經過,看到彩景好奇的眼神,他就知道自己得逞了,哈哈。在一番打打鬧鬧下,彩景無意中看到了李懌身上的疤痕,她把燈吹滅了,想要感受李懌的痛(我不斷告誡看得內心在尖叫的自己,這一幕絕對是唯美的,不要想歪了~~~~)

一開始李懌以為彩景是因為自己之前的冷漠而生氣,後來才得知是因為一道預言(又是在房門外偷聽到的…)。他傷心的問彩景:「區區一個預言比我更重要嗎?因此你迴避我,推開我,轉身離去了嗎?」彩景無言以對,也沒有如我所想的追出去挽留傷心離開的李懌…哭~ 他回到典當鋪向徐奴訴苦:「皇兄為了父王的遺言想殺我,彩景也因為一個預言將我推開。」徐奴:「因為害怕,小時候大哥您也因為大人的一句話,害怕身為一國之君的皇兄。假裝沒看到、沒聽到,您也不是那樣過嗎?讓你醒悟、提起勇氣的,就是彩景小姐啊!這次就由大哥您來告訴彩景小姐,比起那些迷信、預言和別人的閒言閒語,還有更重要的東西。」這裡的徐奴太帥了,簡直就是一言驚醒了好兄弟!於是李懌跟彩景打開天窗,把彩景所有的顧慮都解決。

彩景:「你問我預言是不是比你重要?不是因為預言比你重要,而是因為你對我來說太珍貴,使我害怕那預言。你已經親身經歷過了,不是嗎?每次我們見面,總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我們每次在一起,你總會有危險。因為我,你差點就死了。」

李懌:「不是的,因為有你,我才能死裡逃生。因為有人在等著我,我才能活著回來。我闖過地獄回到你身邊,你卻因為那些荒謬的預言而要和我結束,是否太不負責任了?」

彩景:「如果我明知道那些預言,仍要和你來往,才是真的不負責任啊!」

李懌:「你是要堅信那像咒語一樣的預言嗎?那我該怎麼辦?」

彩景:「你只要跟著自己的命運來活就好。」

李懌:「那就沒辦法了。若那段預言是你的命運,而你是我命中注定的人,你就是我的命運。」

面對承諾要一起對抗命運的李懌,彩景最終放下了執著,接受了李懌。

而在甜蜜過後,劇情開始步向沉重。彩景和李懌成婚,並不是幸福的開端,而是讓彩景逐漸失去笑容的轉捩點。

李㦕在這幾集的行為,讓我開始不想同情他。原來以為就算他再殘暴,再瘋狂也不會傷害彩景。但他竟然為了更好地監視李懌,命彩景和李懌成婚,讓她成為細作,匯報李懌的一舉一動。不要說他一開始是不忍的,重點是不管他內心是否有掙扎過,最後他還是把彩景變成了一顆可以利用的棋子。

當初李懌叫彩景不要讓預言影響他們之間的感情,但在皇兄賜婚並提供佈滿耳目的住處給他們之後,換他開始對這段感情沒有信心。雖然李懌娶彩景並非出於利用,但表面上卻也可以看成是利用。謀反路上左相會是一道很大的阻力,而彩景身為左相千金,聯姻就成了拉攏的最好橋樑。李懌沒有理會背後復雜的利害關係,只為了想把彩景留在身邊好好保護她,但這份心意除了他自己和徐奴外,又有誰能明白呢?為了不讓彩景牽扯到他們的謀反計劃中,他只能盡可能地對她隱瞞。但在這一個又一個的白色謊言下,李懌沒有勇氣對彩景說「愛你」,因為他也知道愛容不下半句謊話,哪怕是善意的謊言。

彩景本來是個單純的人,她本不相信李懌會有謀逆之心,更沒有想過他回來是為了奪取皇位。所以她理直氣壯地告訴李㦕,她會證明他所擔心的事情不會發生。以至到了結婚前一天,她也是抱著期待和興奮的心情憧憬以後的幸福。她因為李㦕的挑撥而產生不安,但還是相信自己所愛的人。雖然依稀感覺到李懌對她有所隱瞞,但她沒有強迫他坦白一切,而是選擇等待他主動告訴自己。直到成親當天,她看到遲來的新郎試圖隱瞞受傷的事實,加上李㦕送來藥箱,暗示一切如他所料,讓她不禁起了疑心。於是她帶著酒去了李㦕口中可疑的典當鋪,打算借慰勞李懌同伴之名,調查裡頭的秘密。但彩景還是卻步了,因為即使李懌真的有所隱瞞,她還是希望真相是由她愛的人告訴她,而不是靠自己如此偷偷摸摸來得知的。直到徐奴父親的屍體在典當鋪外被發現,李懌連夜前往了解,再次讓彩景起疑。翌日她再次來到典當鋪門前,看到地上血跡斑斑,心知不妙。她把門鎖打破,幾番搜索下終發現了隱藏大量機密信息的暗房,驚悉自己竟是李懌謀反大業中的其中一環…(這麼容易就被撞破的地方,真的適合當秘密基地嗎?只能說李㦕沒有闖進來抓人,只是因為他的手下太無能,或者是他還沒有看夠他弟演的這齣戲~)

感覺彩景很可憐,像是被逼著長大的樣子。本來她的世界最痛苦的回憶,是對李懌的愧疚。她的世界充滿愛,身邊的人都對她好,有愛她的父母和乳母,有為了保護她而犧牲的愛人,就連皇帝也待她如朋友。但從某天起,她發現這世界不如自己想的那麼美好,她對李懌和李㦕破裂的兄弟情義束手無策、一直當成哥哥看待的皇帝逼迫自己出賣愛人、深愛著的李懌原來也背著自己策劃謀反。她從一個喜怒形於色的簡單女子,逐漸變得不安、顧慮重重。面對愛人有口難言,想問不敢問,怕答案不是自己想要的,更怕自己與日俱增的不信任。但皇帝的這一步棋算是走錯了,他可以用言語讓彩景懷疑李懌,讓她發現被利用的真相,只是他低估了彩景對李懌的愛。他並不能利用彩景打擊李懌,因為彩景既然排除萬難嫁給了李懌,就不會忍心讓當年的遺憾重演。彩景是肯定不會出賣李懌,讓他再次受傷害的。只是身為忠臣家的女兒,她的每一步都關係著一家人的生死,如果兩兄弟各不退讓,彩景就注定成為他們二人鬥爭的犧牲品。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愛故事的人 的頭像
愛故事的人

Lazy蚊的胡言亂語

愛故事的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