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這部戲的時候,坦白說除了楚喬,宇文玥和燕洵三位主演的戲以外,我都沒有很專心在看(嗯,好吧,簫策對楚喬的感情跟元淳對燕洵的痴心我還是有稍微抓了一下重點)。什麼諜紙天眼、風雲令和往生營,哪國跟哪國的公主,哪國跟哪國的諜者,很抱歉我統統快進了,更對不起的是,我覺得這並不影響我對主線的理解。我沒有看過原著小說,對於是否忠於原著沒有什麼執著。這部電視劇一開始吸引我的,是宇文玥這個甚麼都放在心裡,任由女主角誤會也不願多作解釋的男主角。我一直很喜歡看這種默默付出又不求回報的男主角設定,期待著某天女主角終於發現誤會了男主角,熱淚盈眶跟男主角來個深情擁抱、努力彌補的戲碼。但看著看著,我竟然捨宇文玥而去,變成了不折不扣的「燕楚黨」。對!比起宇文玥不斷被誤會的可憐,我更心疼燕洵。以至於後來大家都說燕洵黑化了,我卻只覺得他走的每一步都是情有可原的。

我不是不喜歡宇文玥了,我也看到他對楚喬不求回報的愛,但他的愛太偉大,是只要看到楚喬幸福就心滿意足的大愛,對於我這個追求轟烈愛情的觀眾來說,稍嫌有點不夠熾熱,也不夠火花。相反楚喬跟燕洵歷盡生死,在長安軟禁三年患難與共的情誼,更能引起我的注意。燕洵落難時,有楚喬不離不棄;楚喬死守紅川城時,有燕洵棄江山折返營救。但飽歷風霜的二人,最終因理念不合分道揚鑣,那種可惜和遺憾牢牢抓住了我的心。更讓我為燕洵心疼的是,他付出了所有感情,只換來楚喬一句「我不清楚這算不算是愛」。楚喬曾問過元嵩何謂愛一個人,聽罷元嵩的答案後,楚喬的反應讓我們都知道那個能讓她臉紅耳熱,心跳悸動的人並不是燕洵。最後,燕洵問她這些年是否愛過他的時候,她的回答是「在意」與「關心」。她形容的這份情誼,比起愛情,更像親情。也許愛情就這般讓人唏噓,那個跟你經歷很多的人,什麼感情都有就是沒有心動;而那個與你總是一言不合就吵架的人,卻最是讓你念念不忘。我不明白楚喬不愛燕洵卻又甘願朝夕相伴是什麼概念,她曾對元嵩說跟燕洵在一起,只因為他們是同一種人。也許對她來說愛情並不重要,只要燕洵初心不變,她願意帶著這種淡然的感情跟他過一輩子。她明白宇文玥對她的感情,卻說自己和燕洵走到今天這一步任性不起,用理智掩蓋了情感。但是不是因為沒有愛,讓她無法諒解和包容燕洵作出與她理想相違背的決定,而最終步向決裂呢?

燕洵對楚喬的愛卻是堅定的,他說他這生可以放棄任何人,唯獨阿楚。他為了楚喬可以連差點到手的江山都放棄,因為他錯過不起,楚喬是他的信仰和唯一。他下令讓大軍折返的那一幕,我很感動。「因為一個人,放棄一座城」是要有多大的勇氣?他用行動證明了對楚喬的愛,楚喬的安危永遠是他的第一順位,哪怕要暫時放下滅族的血海深仇。但對楚喬來說,燕洵的感受她雖在乎,卻不是唯一。她心裡在乎的,除了燕洵,還有宇文玥、秀麗軍、燕北子民…也許還有更多更多。她感激燕洵為了她折返紅川城,所以原諒他曾有過出賣自己人的想法。但後來燕洵為了權力,動她的秀麗軍,動她的宇文玥,讓她澈底看清燕洵真正想要的並非她心中所想,他們再也不是同一種人。

楚喬和燕洵最初的矛盾源於秀麗軍,楚喬感覺到秀麗軍的悔意而且在軍中有了手足情義,她希望燕洵也能重新接納他們。但對於燕洵來說他們是叛軍,當年是因為他們開了城門才讓他燕北一族被魏軍屠殺,說原諒談何容易?道歉懊悔誰都會,但是不是受害者就一定得接受,而不接受就是壞人了呢?燕洵從來沒有說過要原諒他們,一切都只是楚喬和仲羽的一相情願。燕洵當初答應接受秀麗軍的幫助逃離長安,只因別無選擇。就像他說的,他從來沒有答應過要帶他們返回燕北。他的確很無情,對於秀麗軍用生命證明的忠心毫不動容,但誰又能說他錯了呢?我們看得太多帶著聖人光環的男主角,他們總是有海量的胸襟去原諒一切對不起他們的人和事,受盡委屈也隱忍不作聲。而燕洵只是比較真實一點,認為選擇原諒只能讓他們心裡好過,遲來的悔疚終究換不回枉死的家人和百姓。就像楚喬說的,如果一開始她順從燕洵的選擇,秀麗軍的下場是否會不一樣呢?而她和燕洵的感情又是否能少一道傷痕呢?

看著他們漸行漸遠,真的很可惜、很心痛。兩個人飽歷風霜,終於挨到曙光漸露的一天,卻發現大家的理念不同,無法走得更遠。除了無奈,還有甚麼可言?楚喬說燕洵變了,說他毀了他們的夢想。但我覺得燕洵其實沒有變,要說變了,自九幽台一劫後他就變了。也就是說在楚喬決定與他並肩之時,他已經是這個樣子了。他的野心和復仇心一直都很明確,是楚喬把一切幻想得太美好而已。就像燕洵說的,他並沒有變,而是阿楚從來不了解他。但不管燕洵多心狠手辣、多冷血無情,我也無法恨他,因為九幽台那一幕深深地憾動了我。親人的人頭被一個一個提出來,母親在他眼前殉情,昔日的哥兒們不止對他冷嘲熱諷,還想趁機置他於死地,及後他在鶯歌院的日子又是何等的卑微受辱,這一切都讓我不忍心怪罪於他。我們沒有資格要求他仁慈,因為天下從未對他仁慈過。皇帝滅他全族忠良,所謂朋友為奪燕北對他狠下殺手,以為有情有義的草原八部在危難之時紛紛劃清界線、虎視眈眈。他本來以為燕北是家,回去後卻發現樹倒猢猻散。那個他所嚮往的燕北已然變質,整個燕北城中沒有幾個人是真心歡迎他燕世子回來的。既然家不成家,守護與否又有何意義呢?他曾想過以燕北紅川城為餌,助自己爭取時間攻打長安稱帝,但最後還是為了楚喬而折返了。所有人只看到他為了復仇不擇手段,我卻看到他為還宇文玥人情,放過大魏的立國之本「尚武堂」;他沒有對刺殺他的元嵩痛下殺手,身負重傷還下令讓他們兄妹倆離開(元嵩斷臂和元淳被辱根本只是一場意外,非他所願);元淳喬裝醫女刺殺失敗,他對她說:「淳兒,對不起,你好好保重。」後再一次放她走。這樣的燕洵,誰能說他無情無義?比起長安那幾個變態的門閥子弟,他重情義得多。後來燕洵為保大業暗殺宇文玥,楚喬罵他手段卑劣。但因為那人是宇文玥,她才不忍下手吧?如果燕洵要對付的是程鳶,手段再卑劣一百倍她應該也不會介意。本來戰場就兵不厭詐,況且燕洵早就跟宇文玥言明他日沙場相見不必留手。燕洵是錯了,他錯在以為與楚喬這些年共患難的情誼,能抵得上她對宇文玥的感情。故事到最後,楚喬跟著身負重傷的宇文玥跳入冰湖,明明白白地告訴燕洵:在他們之間,她選擇了宇文玥。

大家都說這故事的結尾太爛,因為只拍了小說的一半,紛紛聲討原班人馬開續集。但於我來說,有沒有續集已經不重要,因為在楚喬和燕洵決裂的那一刻,故事就已經完結了。我不想要看到曾經指著同一方向的劍,最終指著本來要生死與共的對方,捨不得看到燕洵殺死自己心中的最後一點人性。據說,小說裡的燕洵最終得了天下,回首卻悔恨失去一生摯愛,對於「燕楚黨」來說,這是沉重且傷感的。而讓故事定格在現在這個結局,也許就是對燕洵最後的仁慈了。

 

(題外話,月七和程鳶之後一起合作了一部<雙世寵妃>啊~)

 

延伸閱讀:  <鳳囚凰

               <致我們單純的小美好>

                <遇見王瀝川>

                <再見王瀝川>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AZY蚊 的頭像
LAZY蚊

Lazy蚊的胡言亂語

LAZY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