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囚凰》是我很久以前就想看的一部小說,奈何一拖再拖,最後竟然先看了電視劇再看小說。對於看過原著的人來說,電視劇可以說是改編得慘不忍睹,因為只有前十六集和結局是取自小說內容的。網絡小說界流傳「一見容止誤終身」,幸好我們還是可以在電視劇的前十六集感受到這句話不假。他總是面帶微笑,看似甚麼都不在乎,但其實一切都在他掌握中,那份從容是最吸引人的。換了身份後的楚玉性情大變,容止雖然驚訝卻不形於色,因為他自信不管楚玉變成怎樣,他容止同樣可以掌握局勢,繼續在公主府等待他一直等待著的時機。所以即使楚玉削弱他在府中的權力,不再像以前一樣待見他,他也從容自在,沒有半點慌亂。除了不知道為何楚玉會突然性情大變之外,她走的每一步、每一個決定背後的用意容止都清楚不過。楚玉一開始之所以不能相信這個聽話溫和的容止,正是因為他把她的心思看得太透徹。縱然知道他不能找到證據證明自己的假身份,但在這種人面前還是會心虛的。可容止總是不遺餘力地幫助她、向她示好,甚至還以身犯險救了她,讓楚玉即使知道他留在公主府的目的不單純,也漸漸對他放下了戒心,愛上了這個讓他看不透卻又溫柔相待的男人。

一開始我很好奇強大如容止,為何會甘心留在公主府裡當面首?以他在公主府的勢力和手段,要逃離簡直易如反掌。電視劇裡由始至終都沒有明確說明,直到看了小說才知道,他是因為被前天師天如月算計,服下了一顆奇藥,如果沒有解藥就離開公府或者讓公主死的話容止就會跟著死(真有這麽神的藥嗎?),所以他才不得不屈身公主府,而且不惜一切保護公主。這就可以解釋為甚麼容止在宮中見到天如月的徒弟天如鏡時會言辭刻薄,得知天如月已死更是句句不饒人,原來是因為仇人相見份外眼紅。小說有提到天如鏡手中握有容止需要的解藥,後來楚玉放棄回到未來的機會跟天如鏡換取解藥救容止,他才能順利離開公主府。天啊,一部電視劇居然要在原著小說的解讀下,才能把劇情合理化,編劇的邏輯到底在不在線呢?後來我想到,因為電視劇裡的楚玉不是靈魂交換的穿越而是被掉包了,真正的公主在第一集就淹死了,所以不能用小說裡公主死容止便會死的梗。但編劇就不能好好想一下別的理由去交代一切嗎?

算了,看在他們把很多小說中的名場面和名台詞都還原在前十六集的份兒上,先不跟他們計較。其中最經典的,莫過於楚玉在離開公主府後跟容止告白的一幕。容止知道楚玉的身份是假的,楚玉也知道容止留在公主府的理由和他為了權力不擇手段的真面目,但還是對他表白了自己的心意。雖然只換來容止一句從來沒有喜歡過她,但她不怨恨,更說喜歡他是她自願的而且不後悔。如果容止不喜歡她,那麽她也不喜歡容止好了。然後削了一撮頭髮表示一刀兩斷,從此不相往來。楚玉的灑脫縱然是裝出來的,但在不愛自己的人面前,識相的瀟灑轉身比起死纏爛打後被甩開要好看百倍。更何況容止其實已經動心了,只是理智告訴他不能被感情左右,才會狠心拒絕她。當本來已經動搖的容止看到楚玉毫不留戀的告別,怎能不被撼動?其實小說把楚玉對容止的愛描繪得更深刻,她可是放棄了回家的機會來為容止換取解藥的,那種願為愛情放棄一切,即使得不到回報,卻依然無悔的樣子,讓容止的動搖來的更合理。

楚玉等人逃出公主府後,去了大魏境內隱居。容止暗中派人保護,這早已違背了他一向只為利益行事的作風。容止堅決不承認自己變了,楚玉也對這一切懵然不知,只是他們身邊的人都看在眼裡。楚玉誤會容止為謀大業殘害無辜婦孺,對容止的誤會更深。後來楚玉被侍婢出賣,成為了大魏馮太后威脅容止的籌碼。在最後關頭,容止終於對楚玉道出真心,只是楚玉因為對容止的誤會加上之前受到的傷害,讓她無法再把心交給容止。容止含笑說:「生也是我,死也是我。勝固欣然,敗也從容。」後便在楚玉面前縱身跳下懸崖。楚玉痛不欲生,後來從容止的部下口中得知誤會了容止更是懊悔不已。但原來這一切都在容止的意料之內,他早知道馮太后容不下他功高蓋主會設計對付他,跳下懸崖也只是計劃的一部分,只是他順道用「死亡」的震撼讓楚玉永遠記住他。他和楚玉不一樣,既然愛上了楚玉就一定要有回報。有人覺得連愛情也算計在內,容止根本不是真的愛楚玉。但誰說愛情就一定不求回報、不講條件?每個人都希望愛有回報,你待一個人好,不也希望他待你一樣好嗎?如果一個人的心意被另一個人棄如敝屣,多少人還會願意繼續付出下去?楚玉愛容止也一樣。她最後不也是因為內心衡量過覺得眼前的容止不值得,才沒有像當初一樣跟著容止跳下崖去嗎?她的確曾經為容止不顧一切,但當容止拒絕了她以後,她對他的愛也變得不那麽無條件了。清醒過後,她看到容止與自己道不同,她會為付出更多而猶豫。所以,我並不覺得容止不夠愛楚玉,他只是個理性大於感性的人,需要為自己的失控找理由,說服自己一切值得。他從不允許自己的付出沒回報,哪怕只是她的一點點不捨和憐惜。她可以不再愛他,卻不能就此忘了他。這份霸道和自私,難道不是出於愛嗎?

而既然容止跳下的不是懸崖而是自己設的局,結果當然是沒死。但卻被他的師兄擺了一道種下了噬心毒,逼使他受制於馮太后,與楚玉從此天各一方... 在我剛開始疑惑他們在往後三十多集裡會以怎樣的方式重遇時,畫面突然蹦出一個說書人說這樣的結局太慘,要重新再說一個版本。那一刻,我的下巴跟大家一樣掉到地上去了。這是甚麼鬼手法?連當時還沒看原著小說的我也覺得太扯,看了小說以後簡直覺得不可理喻。編劇竟然把小說除了結局外的大部分內容濃縮到前十六集,然後突然推翻一切重新洗牌,再開始重新講一個自己構想的故事。這真的是在改編嗎?基於大陸對穿越劇的限制而作一點點改變是可以接受的,但後三十多集根本只是編導挾著《鳳囚凰》的名義自行創作的另一部宮鬥劇,這就有點太過了。如果沒有小說的先入為主還好,但只要看過原著,就會覺得編劇的筆下的容止已然變質。小說的容止心機深沉,表面上溫和柔弱,但其實所有人和事都只是他鴻圖霸業上的一顆棋子。可就算他算計人的手段再狠辣,也沒有想過要利用女人上位。他留在公主府保護公主是被仇人用藥所逼的,和山陰公主也是平等交易:你給我公主府的主導權,我乖乖留在公主府;而電視劇十七集以後的容止,雖然還是滿腹權謀,但經常沉不住氣動怒,還為了權力納馬雪雲為側妃。雖然後來說一切都只是一場交易,但孩子都有過了(最後流產)就會讓人有種「利用人家還佔人家便宜啊」的感覺,不再是那個身穿白衣氣質超然的容止。但我寫的是劇評,還是會把那些本不屬於《鳳囚凰》的內容都說一說,就當十七集以後是一個全新的故事好了。

十七集以後的容止還是擅長權謀佈局和操控人心,但比之前的容止少了幾分脫俗超然(是因為改穿黑衣服的關係嗎?)。一開始他和馬相的女兒馬雪雲愛得難捨難離,寧願放棄權勢也要娶她為妻,馬雪雲更是寧願為妾也要嫁給容止。而楚玉在這個新的故事裡是以和親公主的身份出現的,容止一開始沒有把她放在眼裡。他在同一天娶了她們,卻明目張膽地偏寵馬雪雲。但楚玉也不是省油的燈,新婚當晚就大鬧側妃的新房,從屋簷上掉到了他們的床上,理不直氣還壯地跟容止槓上了。完全不受禮教所限、性格大大咧咧的楚玉在府裡可是靜不下來,讓容止一個頭兩個大的同時也漸漸為她所吸引。她先是把禮教嬤嬤氣得雞飛狗跳;又裝醉耍流氓,讓容止又耍劍又背她回家,還把他吐得一身髒;再來裝失蹤逼容止出去尋她回家。楚玉的所有小動作用意為何其實容止都知道,但就是縱容她的肆意妄為,因為不管楚玉如何任性,在容止眼裡都只是小女孩般沒有威脅的撒嬌,不用費心神防備。

馬雪雲眼看容止的目光漸漸離不開楚玉而心生嫉妒,三番兩次誣陷並加害於楚玉。正當我為正牌容止妻楚玉著急如何在不當小三的情況下把容止搶回來時,容止卻提醒馬雪雲別忘了他們的關係只是一場交易,警告她別對楚玉做得太過。容止要的是馬家的勢力,而馬雪雲要的是地位和權勢,大家只是各取所需。 (啊~~?是能拿年終演技大獎的演技呢~馬雪雲都懷孕了,你確定這只是交易而不是始亂終棄嗎?) 馬雪雲一開始跟容止是交易,但後來她戲假情真了,所以才會容不下楚玉。容止表面上偏坦馬雪雲,只因為他需要拉攏馬相,其實他比誰都清楚一切都是馬雪雲搞的鬼。他為保楚玉平安,只能裝出對她的生死毫不在意,希望有心人不要把心思放在不懂算計的楚玉身上。但楚玉是即使坐著不找麻煩,麻煩也會上門找她的存在,所以有幾次生死關頭,容止也按捺不住表現出對她的緊張和在乎。馬雪雲眼看與容止再無希望,瘋狂地以自殺來誣陷楚玉,幸好容止不惜開罪皇帝聯同手握兵權的霍璇前去救下楚玉,最終證明了楚玉的清白。

說到霍璇,又是容止和楚玉關係中的一道阻力。容止和霍璇是所有人心目中天生一對的金童玉女,男的在朝堂上輔助皇帝解決內患,女的在外披甲殺敵處理外憂,是最相配的搭檔。只是容止當霍璇是知己,霍璇卻深深愛著容止。她提出與楚玉比試三個回合來爭取容止正妃之位(這合理嗎?和親是鬧著玩的嗎?是說退婚就可以退的嗎?) 楚玉因為氣容止把她蒙在鼓裡,所以答應了比試,也同意輸了的話就離開容止。霍璇眼看一向沉著應變的容止幾次因為楚玉的安危而失控,其實早知道容止愛的是楚玉,只是不甘心自己和容止多年累積的情誼卻比不過剛來不久的楚玉。楚玉不但輸了比試,中途還殺出來一個天如鏡,告訴她和親只是容止設的一個局,目的是希望用她的鮮血為自己沖煞。楚玉本來不願相信容止做的一切都只是一個騙局,可容止在挽留楚玉的時候偏偏說不出愛她的綿綿情話,讓她誤以為容止真的是另有目的,於是心灰意冷執意離開。

很多人對於劇情過於偏重容止和霍璇的感情感到不滿,都說容止不應該跟霍璇曖昧不清讓楚玉傷心。但我覺得容止對霍璇的態度已經很明確了,他當面拒絕了霍璇的心意,表明不愛她、不會娶她,難道還不夠嗎?他明明知道皇帝有意通過他和霍璇聯姻來加強對霍家軍的控制權,但容止寧願再次開罪皇帝也沒有答應。容止說霍璇太好,甚至因為自己不愛她而感到羞愧,這不是表白,而是在發好人卡。這跟「你很好,可惜我配不上你」和「你太好,可惜我不愛你」一樣,都是在給霍璇找一個下台階,婉拒她的心意。霍璇心灰意冷欲辭官出走,皇帝卻因忌憚霍家軍而對她起殺心,容止不顧侍衛阻撓強行入宮營救。事件平息後,霍璇指大家恩怨兩清要斷劍割席,容止傷心回想往事實屬正常,為什麼就要被說成是對楚玉的不忠呢?容止儘管不愛霍璇,多年的相護之情、同袍之誼還是有的。難道失去一個如家人般可靠的朋友,就不可以難過一下嗎?霍璇對國家忠誠,卻只換來皇帝的懷疑與猜忌;對容止痴心,在邊境生死相搏回來後卻得知他愛的是別人。我雖然心向容止和楚玉,但也不討厭霍璇,反而有點可憐她,希望她能找到一個更好的歸宿。只可惜最後用真情打動她的顧歡,真實身分卻是天機閣閣主。他雖真心愛上了霍璇,卻還是利用了她,把霍家軍當成實現自己野心的棋子。最終霍璇親手殺了顧歡,也以殉情之名死在容止面前讓他想起對自己的虧欠,使霍家軍逃過叛逆的罪名。

縱然兩個故事的開始和經過都不一樣,但到了尾聲的發展卻是一樣的。楚玉誤會了容止,不願再把真心交付。容止被馮太后設計,她用楚玉的性命威脅容止吃下毒藥,容止在毒發前故意說狠話逼楚玉離開,卻被楚玉識破。容止「死」在楚玉面前,叫她永遠忘不了他。其實一切全是容止設的局,他早和馮太后達成協議,答應服下讓自己失明和殘廢的藥,並交出權力換取一生自由:另一方面又收買了太后的貼身嬤嬤,讓她換了傷害較輕的藥。短暫失去視力和行動能力的容止最後在南宋的公主府中等待楚玉,二人重遇後從此隱居不問政事,幸福快樂地生活下去。

誠然,被容止這種人愛著大概是可怕的,因為他算無遺漏,從不做無利於自己的事。他算計阻礙他計劃的敵人,算計為他賣命的人,甚至算計自己愛的人。他明知道楚玉要離家出走,不但沒有阻攔,反而利用她的出走來成全自己的軍事部署;他知道楚玉心結難解,所以把她拉進了自己和馮太后的交易中,以「死」求得她的原諒;再以失明殘廢的姿態「重生」在傷心欲絕的楚玉面前,讓她在失而復得的感動和對自己的憐惜中再捨不得離開。但能讓算計變得浪漫感人的,普天之下大概也只容止一人。他對楚玉說:「我這人素來不做無利之事。此番救你,也是如此。我覺著救你會比得到北魏更好些,便舍北魏而取你。」這樣的告白,既自負也深情。若我是楚玉,還會計較這話裡算計了幾分嗎? 如果你說這話是為了讓我掉進你的圈套,那我也甘願被你算計。

容止最後在江山和美人之間選擇了後者,以他的才智和手段是可惜了,但每個人都有權利選擇自己想走的路。愛上楚玉大概是容止人生中最大的意外,當初為了權力不論手段的他,哪會想到有天會為一女子放棄萬里河山?如果他不顧楚玉生死、不惜一切代價謀算到底,相信不管是馮太后還是皇帝都不會是他的對手,因為從來他們的一舉一動都跟著容止預想的劇本進行著。但如果連心愛的人也留不住,他還能是那個自信一切盡在自己掌握中、從容自在的容止嗎?他曾說過:「我的生死,我的愛恨,皆是我自己抉擇,我不後悔,也不痛苦。」是他自己選擇放棄權力,選擇為愛甘於平淡。自始至終,他都站在主導位置,沒有人可以逼他離開預設的軌跡,除非他自己願意改變。在天下人眼中,他輸給了馮太后;但事實是他算計了自己,贏得了愛人和逍遙。局勢發展偏差,只因他點頭默許了。到最後,他依然是那個負手算盡天下事,卻依然一臉從容的容止。

一開始,是山陰公主把容止囚禁在公主府;到最後,卻是容止棄江山,用一句深情的「你若在,我便無悔」反將楚玉的心囚禁。這《鳳囚凰》,終於點題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Lazy蚊的胡言亂語

lovemyfeeling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