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圖片)

一開始選擇看<耀眼>,是因為網絡上對南柱赫演技改觀的聲音沸沸揚揚。在此之前,我看過他演的<學校2015>和<河伯的新娘>,前者我認為男二陸星材的角色設定更吸引,後者恕我沒有能耐把它看完…… 的確,南柱赫於我的印象一直都不會跟演技派劃上等號,所以我對於大家這次的一片好評充滿了期待和好奇。

<耀眼>一開始的設定是一個穿梭時空的奇幻故事,從女主角小時候拾到一隻可以讓時光到流的手錶,到後來為了阻止帶走爸爸的那一場車禍,她用青春換取改寫悲劇的機會,讓觀眾確信這又將上演一場近年很流行的時空旅行戲碼。隨著劇情的發展,女主角變回年輕的希望愈來愈渺茫,正當觀眾都以為結局會以遺憾收場的時候,卻發現原來這只是編劇設的一場大騙局!故事最後三集的反轉劇情讓大家始料未及,遺憾二字已不足以形容這個故事,因為比起故事中的遺憾,觀眾更感受到生命的無力和無奈。但在這傷感的故事中,編劇卻又告訴我們人生縱然偶有不如意,卻還是值得好好體驗一次的旅程,讓大家哭得一塌糊塗的同時,又得到絲絲溫暖和能量。說到這裡,我想請還沒有看完本劇,而又打算繼續看下去的朋友們先離開本頁,待看完以後再回來交流,因為我希望大家也能感受到揭開真相時的震撼。

前十集的故事,講述了女主角金惠子在廿五歲時認識了志願成為記者的男主角李俊夏,二人互有好感、暗生情愫。但就在這人生最美好的時候,惠子的爸爸遭遇車禍離世。她為了挽救悲劇,拿出了小時候撿到的神奇手錶讓時光到流,終於救下了爸爸,卻沒想到因此付出了沉重的代價 -- 一夜間從青春少艾變成了比爸媽年紀還大的老奶奶。另一邊廂,俊夏也因為一時意氣用事,以自殘來誣告嗜賭成性、老是到家裡要錢並傷害奶奶的爸爸而前途盡毁,奶奶更因為自責而輕生。從此一個前途無量的青年失去了人生目標,在一家打著社區中心旗號,專門欺騙老人家的傳銷公司裡打工。

惠子偶然發現俊夏放棄了當記者的夢想,不禁為他著急。但因為不忍對他說出自己突然變老如此荒謬的事實,唯有自稱是惠子的親戚。俊夏當然認不出眼前的老奶奶就是惠子,所以為她老是干涉自己的生活感到奇怪和厭煩。

故事到了中段,惠子曾重拾年輕並回到過去,不但成功阻止了俊夏自毀前程的舉動,更與俊夏發展成戀人關係。但惠子很快便意識到這只是一場美夢,一覺醒來,所有事情都沒有改變。看著看著,我們都意識到編劇無意讓惠子變回年輕,也無意讓俊夏重拾當記者的夢想。

正當意興闌珊之際,社區中心內一名老爺爺手上的手錶讓觀眾重燃了一絲希望。惠子認出那是自己之前扔掉的神奇手錶,懷疑老爺爺也是因為逆轉了時光才付出變老的代價。惠子想要拿回手錶去改寫現在的一切不如意,只可惜始終沒能得手。這讓大家也跟惠子一樣感到心灰意冷,不再抱有重回正軌的希望。但故事的發展漸漸讓人摸不著頭腦,除了有些情節交代得不夠完整外,更有些情節誇張得不合理。

先是有一位香奈兒老奶奶因為不想拖累兒子而自殺,但編劇對於兒子不想照顧母親的原因並沒有多加解釋,只簡單地交代他不想跟母親有太多的聯繫,對於母親的身後事也毫不盡心;

然後因為香奈兒老奶奶的保險受益人是俊夏,使俊夏因而拘留受查。惠子得知消息後跑到警署大吵大鬧要求放人,言語間更懷疑警察會屈打成招,這一點讓我覺得很不符合一個廿五歲現代女生的人設,但當時我只當惠子是因為太著急要救出俊夏而一時失去理智;

後來社區中心裡那個手錶老爺爺也並不尋常,他不願意把手錶還給惠子這點還能理解,但他在看到俊夏時的驚恐反應實在讓人一頭霧水,難不成手錶跟俊夏有甚麼關係嗎?

而最荒唐的莫過於「爺爺奶奶救人大作戰」。事源於俊夏想要離開傳銷中心展開新生活,但債台高築的傳銷中心負責人懷疑俊夏獨吞了香奈兒老奶奶的保險金,不但前去興師問罪,還把他綁起來,打算拉著他跟一群在社區中心買了保險的老人製造一場車禍以騙取保險金。最後惠子揭發了陰謀,帶著一群沒有買保險的老人前往營救,過程笑料百出卻又意外地成功,這不禁讓我感嘆編劇是不是要在尾聲改走喜劇風。

但沒過多久,編劇就為這一切荒唐給了一個讓人嘆息的理由。

原來惠子並不是廿五歲的少女,而是一名患有阿茲海默症的老人,這前十集的故事都是她將現實和想像混淆之後出現的畫面。所謂的社區中心,其實是惠子所在的療養院;惠子口中的爸爸、媽媽和哥哥,是她的兒子、兒媳和孫子;綁架俊夏的壞人,是療養院裡的看護。而俊夏也是真實存在過的,他是惠子的已故丈夫。他們在年輕時相知相愛,婚後更育有一子,後來俊夏因為政治原因在拘留時被警察打死。另外,因為療養院裡有一個跟俊夏一模一樣的主治醫師,所以才會讓惠子活在真實和虛幻之間。

而最讓我驚訝的是那隻在整個故事裡不斷出現的手錶,原來隱藏了一個心碎的故事。那是惠子送給俊夏的訂情信物,後來惠子發現手錶被害死俊夏的警察據為己有,據理力爭不果反被趕出了警署。而那個戴著手錶的老爺爺就是當年害死俊夏的警察,所以他在「社區中心」看見「俊夏」時才會如此恐慌。最後老爺爺把手錶還給了惠子,並對著她痛哭懺悔。然而惠子沒有收下那隻手錶,只是輕拍了他的手向他微笑。也許惠子等了一輩子的,並不是他把手錶交還,而只是希望得到他的一句抱歉,以還俊夏一個公道。

前十集的故事真假難辨,編劇成功把我們的思緒弄得像惠子一樣混亂。有些事情我們可以從揭開真相後的真實鏡頭裡找到答案,例如惠子的孫子雖然喜歡網絡直播,但卻不是不學無術、游手好閒的宅男,而是一家公司的社長,只是惠子把他和記憶中無所事事的哥哥混淆了;而「爺爺奶奶救人大作戰」那一場鬧劇,很明顯只是惠子心裡希望當年可以把俊夏救出來的一個願景。

但有些事情只能讓我們自己想像:那名自殺的香奈兒奶奶是真的存在過嗎?抑或只是惠子不想連累家人的一種心理投射?還有手錶老爺爺在看到療養院醫生時真的失控了嗎?或者只是惠子覺得他要對俊夏的死而惶惶不可終日?

編劇的高明在於,當真相揭開以後,我們回想起以前的某些片段,頓時明白了原來編劇早已預留了伏線,只是當時覺得無關痛癢、沒有刻意深究。最明顯的莫過於惠子離家出走時,「哥哥」哭著跑出來對警察說自己的奶奶不見了,當時他形容的奶奶是白頭髮的,但當看見惠子坐在警車上時卻改口說她染髮了。當時我被孫浩俊的喜感演技分散了注意,現在才發現原來編劇早在第三集已向觀眾暗示了真相。

另外,「爸爸」的表情一直都是怪怪的,一開始我以為他是因為不知道如何面對女兒變老而渾身不自在,直到真相揭曉後,才知道那是因為他一直跟母親的關係疏離。俊夏死後留下惠子獨力照顧兒子,因為生活艱難,惠子不得不收起慈愛、板起臉,希望兒子能夠獨立自強,卻一直被兒子誤會她討厭自己。所以當惠子總是追著他喊爸爸,又對他關懷備至時,他顯然有點不適應。

他怨了母親大半輩子,直到失智後的惠子頂著大冷天跑到户外,心心念念要為自己清理積雪時,他才發現母親原來一直愛著自己。以前他以為母親不在乎,下雪天也毫不關心行動不便的他,沒想到其實那時候惠子都會比他早起,事先把門前積雪清理好,免得兒子滑到。

還有惠子發現「爸爸」不是單純的跛了腳而是裝了義肢後,抱著他不斷道歉和痛哭,反映了她對於當年沒有保護好兒子而自責不已。其實她一直都在乎,兒子是俊夏留給她最後的禮物,她又怎麼會厭惡他呢?最後,知道惠子心意的兒子決定帶著母親回到故鄉度過剩下的日子,不想她孤獨地在療養院終老。就像兒媳說:「她忘了我們沒關係,只要我們不忘記她就好。」

最讓我難過的,是在惠子跟家人拜祭俊夏的那一幕。惠子說她很怕自己會忘記跟俊夏的幸福回憶,那是比俊夏的死更可怕的事。這也是阿茲海默症患者的心聲吧?知道自己會一天一天把人生的回憶忘記,卻又無能為力,那該有多無助?惠子窮一生深愛著俊夏,讓孤單了一輩子的俊夏一個人先離開,是她最難以釋懷的遺憾。最後惠子把家人都忘記了,卻還是記得從前跟俊夏和兒子相處時的短暫時光。也許於惠子來說當下是幸福的,因為她只記得人生中最美好的記憶,而那些不幸和眼淚都不復存在。

整個故事以惠子幻想著自己與俊夏重逢,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作結。她總結了自己的一生偶有幸福,偶有不幸,但仍不枉盡情活過一次,這應該是對觀眾最大的安慰。我們有誰可以活得一帆風順?身處人生低谷時,身邊的人說再多勉勵的話也徒然,因為總覺得對方不是自己,怎麼能把自己的不幸說得如此雲淡風輕?但由一個經歷過如此多磨難的老人家口中,說人生就算不盡如人意,卻還是值得活一場,好像比較有說服力。

所以說雖然這是一個悲傷的故事,但稱不上以悲劇收場,遺憾二字也似乎不適合形容這個結局。因為這個故事有多悲傷並不是重點,重點是我們從這個故事裡收穫了多少。

很久沒有因為一部劇集而哭得天昏地暗,從第九集開始,每一集都讓我淚如雨下。劇中一班老人在車上看著夕陽,各自回想起自己年輕時代的一幕讓人心酸。惠子說:「等到年紀大了,才深深體會到那份無力感。」所有老人都曾經年輕過,曾經像現在的你我一樣元氣滿滿面對著人生的每種挑戰。像惠子和她的兩個姊妹,年輕時一起莽莽撞撞,嘻嘻哈哈的又是一天;到了老年時一起回首往事,慨嘆不管是悲傷還是快樂的點滴都彷如昨日。能跟著朋友一起老去大概是一種福氣,如果我有這樣的榮幸,希望那時候跟朋友一起回首一生時,能覺得自己走過這一趟人生還算值得。

不枉此生,又有多少人真的能夠做到?

真的不能隨便相信韓劇的劇情簡介,明明說是奇幻愛情喜劇,但除了孫浩俊不顧形象的忘我演出外,我找不到一絲半點喜劇的痕跡。這跟當年打著韓國第一部古裝喜劇的名號,結局卻讓我憂鬱了快一個月的<快刀洪吉童>有何分別?都是讓我又愛又恨的騙局~騙局啊!!!ㅠ.ㅠ

P.S. 說回南柱赫的演技,的確讓我對他有了一點點改觀,或許是他選對了角色,又或許是金惠子和韓志旼成功幫助到他投入角色。不管怎樣,至少讓我有興趣留意他的下一部作品。

 

    LAZY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